一零七章:兄弟合谋打秋风!_诸天证仙录
周木楠小说网 > 诸天证仙录 > 一零七章:兄弟合谋打秋风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一零七章:兄弟合谋打秋风!

  三方信息汇总之下,确定太乙之辈是高卧九重,坐看风云。

  秦铮心里也有底了。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可以适度使用外挂,平时尽量少用。

  拿定主意,就说道:“小弟此番才去青州跑了一趟,获知一个消息,不知是真是假?据说那王权道人似已秘密突破,走出了半步,超过了养神层次。”

  寇道人目光就是一凝,沉吟一番后。

  回道:“此人早就是积年养神境。师弟也知,两界法则差异。故而以真实战力来说,养神境,战力远超此界通神,或许还要超越此界的仙境。这也是昔日为兄与蒋孔二位联手,也未曾拿下此人的原因。”

  秦铮奇道:“不是说此人引来光明之主神力,才挡住你们的攻伐么?”

  “光明之主并未插手,实际是吾等三人联手,也未拿下此人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说来惭愧。”,寇道人似面有愧色,苦笑道:“此是为兄和蒋孔二位商议之下,为免伤我等威信,与己方士气,所找的托词借口!”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秦铮倒也不是很意外,这和当年曹孟德败走华容道时,明明已经输得裤子都差点当掉了,还要强行装逼,三次大笑,点评对手错漏,是一个道理。

  目的,都是为了减少战败的负面影响,提升己方士气。

  当然,这王权道人就是再厉害一倍,于自家也是浮云。

  若非头上有两个太乙坐着,自己至少有一百种方法,可以轻易拿下王权道人。如今却是不好轻动,还是尽量走正常程序。

  “此獠往日便如此凶恶,如今若真让其又突破半步,岂非更加棘手?”

  秦铮沉吟一番后,建议道:“依小弟寻思着。不如传讯本宗,找上一门强力阵法,或者神符之类,可以诛灭元神级数的大杀器,除去此道贼?”

  寇道人就苦笑起来:“这点,愚兄也不是没想过,奈何两界相隔何止几亿万里,还有界域之力阻隔,我这联系不上宗门啊。”

  “师兄勿忧!”

  秦铮笑道:“小弟来时,和平师叔祖就说过,遇到难以决断之事,可以通过乾坤真人,联系上他老人家。”

  听说秦铮说能随时沟通上乾坤镜,联系上宗门,寇道人心中一惊,方知有些小看了这位师弟在宗门大佬心中的地位。

  当下就是一喜,笑道:“既如此,还请师弟施法,联系宗门。”

  秦铮盘膝坐下,通过乾坤境,联系上了和平道人。

  “真鹤有何事找老道?”

  秦铮把事情原委一一分说,“所以弟子才求见师叔祖,求一门除掉王权道人的方法。”

  “嗯,攻其敌首,断其高层,以快刀斩乱麻之势,结束双方对峙之势,恢复玄天道门正统地位。以力破巧,这也是一个思路,可以试试。”

  肯定了秦铮的思路后,和平道人回道。

  “至于这王权道人,虽是大晋仙门宿老,但此人既然自甘堕落,改投心魔宗,那就是仙门之敌,你们师兄弟,寻机将他除去就是了。”

  “宗门重宝,不好轻授。不过老道当年游历行道之时,机缘巧合之下,曾获得一门四绝诛神阵法,算是老道的私产,今日传与你就是。”

  “多谢师叔祖!”

  “嗯,你可持此阵,除去王权道人,以正我仙门之风。”

  说罢,和平道人就传来一道信息,打入秦铮识海,然后切断了乾坤镜的联系。

  接受完信息后,秦铮也颇有些欣喜。

  原来此阵却是一道元神级数的阵法,分为地水火风四门,善能操纵元气物质,营造结界,以之杀敌困敌。

  若能将此阵推演到极致,有重演地水火风,开辟世界之能。

  即便是此时,若有四个养神境,镇守四门,演练纯熟后,持之可超越一个大境界,逆伐元神。

  若这四个养神境,皆有法宝提升修为,甚至可凭此阵短暂抗衡天仙。

  见秦铮睁开双眼,面带喜色。寇道人心中一松,笑道:“看来,师弟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了。”

  秦铮就将此阵威能一说,寇道人也是心中欣喜,笑道:“和平老祖既然赐下如此重宝,看来师弟深得老祖看重啊!此阵在手,诛灭道贼,把泰西教廷,赶回老家,指日可待!”

  “愚兄此番,却是要沾师弟的光了,借此大功德,或可更上层楼,一窥长生路上的风光。”

  “师兄言重了,你我同门,守望互助,乃是理所应当之事。”

  秦铮谦虚一句后,说道:“因破界赐物,对乾坤真人法力损耗太大,加之炼制阵图,也颇费资材,就连和平师叔祖,数年收罗,也才堪堪炼就一张阵图。”

  谷伻/span“故而师叔祖只赐下炼制和驱使之法,阵图还需我等自行炼制。”

  所谓听鼓听声,听话听音,人家师弟都说同门之间应该守望互助了,再者此事对己方也有利。寇道人自不会小气。

  笑道:“这有何难?余兄执掌北玄天道,这些年下来,也颇攒了些家私。再者说了,这驱逐教廷,又不是只是咱们师兄弟的职责。”

  “这不还是有一家吗?总不能大家得利的事,只想咱们出力吧?”

  没想到这寇师兄看似迂直,骨子里却也是一个圆滑之人。不过也是,能修炼到金丹以上的,无论本身性情如何,总之都不会是那种不知变通的老顽固就是了。

  遂笑道:“正是此理,既是大家都有利的事情,自然该大家一起分担!”

  “既如此,不如咱们现在就动身,到云州打打秋风去。”

  “哈哈,正该如此。师弟,请!”

  当下两人出门,驾起遁光,直奔云州,很快就来到南玄天道山门,见到正主。

  话说两人来得突然,蒋孔两位老祖,本来颇为诧异,听闻秦铮有一门可以逆伐仙境的阵法,也是心中惊喜。

  孔老祖道:“两位道友上门,莫不是来找我们师兄弟,演练阵法不成?”

  秦铮笑道:“阵法就有,但阵图却没还影呢。贫道思着道友家大业大,故才上门,请道友襄助则个,让此阵早日面世,吾等也好完成驱逐异教,重振道统之伟业!”

  孔老祖脸色就是一跨,叹道:“此是大事,我们本该襄助。但道友也是知道的,近年本道地盘不断缩水,先是被寇道友割去冀豫淮三州,又被王贼夺去青扬。”

  “前日道友你又借去江州。我们就只剩凉济云这贫瘠之地。地盘缩水了,养的人却不见少,早已是入不敷出。所以非是贫道推脱,实是有心无力,为之奈何?”

  蒋老祖和寇道人皆是沉默不语,任由两人交涉。

  “道友此言差矣!”

  秦铮笑道:“如何将我和寇道兄,与那叛道之人相提并论。你我虽有摩擦,却始终是同道。所谓打断骨头连着筋。些许纷争,不过理念不和罢了,所谓不看道面看祖面,你我再怎么摩擦争斗,也总不至于生死相斗不是?”

  “与玄神道和泰西方则不然,这是道统之争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容不下半点余地。道友总不至于还想着,到时万一敌不过,也学那王权老贼,改换门庭不成?”

  “恕贫道直言,就算到时万一事有不谐,被异教打上山门。那也是你我之下皆可降,唯你我,蒋道友和寇道友不可降。道友你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

  闻言,蒋老祖与寇道人皆为之动容,颇以为然。孔老祖也为之默然,无言以对。

  沉吟一番后,叹道:“此理我又如何不知,若是万一事有不谐,我等即便愿降,不光是泰西教廷容不下吾等,怕是玄天道祖,也要扔几个雷下来,清理门户!”

  蒋老祖插话道:“方才孔师弟也并非是推脱,库藏不多,也是事实。不过,所谓兄弟阋墙,外御其侮。道友之言,也是正理。孔师弟…”

  “也罢!我应了就是。”

  孔老祖长叹一声,说道:“不过有言在先,道友莫要光指望我们兄弟。再者,道友需得应承,此阵练成之后,只可用于抵御异教,不可相残于同道。”

  秦铮道:“这个自然,道友也知,贫道乃界外之人,来此不过做过一场功德,意图进阶而已。功成之后,自会回转本山潜修,岂会久居?”

  “也不会管你们与寇道友的争斗,只要道友与寇道友,应承保护我留下的道统,我可将地盘,平分送还给你们。”

  “也罢!”

  孔老祖稍一盘算,心里也好受了些。

  遂问道:“道友便说说,需要些什么材料?咱们就一起凑凑吧!”

  秦铮自不会客气,当下就一连报出一长串,诸如地脉之精,离火之精,癸水之精,巽风之精,天蚕丝,玄空石,蛟筋鸾羽之类,三阶起步的珍稀天材地宝出来。

  只听得蒋老祖脸色发黑,孔老祖嘴角抽搐,就连寇道人,也是面沉如水。

  秦铮一看不是个事,忙道:“几位道友也不必装穷,贫道不才,也小有些家私,这最重要的主材之一的癸水之精,贫道自家就有。辅材蛟龙之筋,也无需三位道友破费。”

  三人的面色才稍好看了些,各自沉吟盘算一番后,寇道人先行开口,打破沉默。

  “这主材之一的地乳精华,贫道就出了吧。玄空石和雷霆精气,我这里也有些。余下的,就劳蒋孔二位道友破费了。”

  如此算来,地水火风四门材料,自家就要出上两份。蒋孔两位老祖又不是冤大头,如何肯依?

  当下就由孔老祖苦穷,蒋老祖据理力争,说这不能按人头算份子,得按家数来。

  一番扯皮拉筋后,四人终于取得共识,把炼阵所需全部材料,等份分成三股,南北二道和秦铮,各认一股,实在没有相关材料的,就按价值折算成其他炼器灵材,或者等价的符箓法器之类,补给出材料的一方。

  如此这般,才堪堪将材料备足,接下来,约定炼制阵图之期后,秦铮二人方才告辞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zhoumunan.cc。周木楠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zhoumunan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